《你的名字》- 超越时空的重逢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

小池
149     816
小池的池塘

『迪亚马特彗星』

彗星总共到来三次:
第一次是公元前387年,第一次无从考证,因为远在在宫水神社建立之前。
第二次是公元813年,第二次也无从考证,虽然第二次发生在宫水神社建立之后,可能当时也有一位宫水家族的成员因为其特殊体质而灵魂交换来预知未来,从而成功转移居民改变小镇的命运。可在公元1803年,茧五郎之火曾将宫水神社的所有文献资料烧毁。
第三次才是公元2013年,因为(2016年10月)泷喝下了三叶的口嚼酒,与三年前彗星坠落当天的宫水三叶交换身体,并且拯救了镇上居民,改写了两人的命运,时任町长为宫水俊树。

『糸守町』

糸守町是宫水三叶的家乡,公元446年,糸守町上宫水神社创建。1200年前(813年)遭陨石击中形成糸守湖,大批的居民因这场陨石而遇难,幸存的居民感到遭神背叛,于是改信纺织神(建叶槌命),并且在御神体(即龙神山)的岩洞里刻上彗星陨落的壁画来警示后人,同样因为迪亚马特彗星分裂部分陨石撞击形成糸守湖让当地拥有了矿产和渔业,让先民们富足并且安居。公元1803年,茧五郎之火曾将宫水神社的所有文献资料烧毁。
2013年10月4日20点42分,迪亚马特彗星分裂部分陨石落在糸守町宫水神社附近,糸守町从此消失。
(时空A:造成约500人遇难,包括宫水一家。)
(时空B:成功转移,零伤亡,全镇成功获救。)

『宫水神社』

根据三叶的外婆所言,宫水神社已有千余年历史,保留着秋祭、口嚼酒以及结的习俗,这些习俗的内涵和来由因200年前茧五郎之大火使相关典籍被焚毁而不可考,但宫水家族依然保留着三项习俗的形式,历代相传。三叶的母亲宫水双叶在三叶年幼时去世,曾为民俗学者的父亲作为上门女婿,因妻子的离世放弃了神官的职位,从事政治,后成为镇长。外婆为了延续宫水神社的传统,将上门女婿赶出家门,独自抚养两个外孙女。宫水家族历代女性都有交换身体的经历。宫水神社的形成与1200年前陨石坠落形成的糸守湖以及产灵之神的神体隐世有着莫大的关系。

『结』

宫水神社习俗中最重要的一环,外在表现形式是绳结,内在意义为产灵之神(日语中,产灵与结是同音字,产灵之神为日本造化三神之一,此处为双关)。在故事中,三叶的发带,泷的手链,包装口嚼酒的封绳都是编制的绳结。被宫水家族传人赠与结的另一方会和传人产生维系,触发灵体交换。根据外婆所言和泷所悟,结是神的作品,象征着灵与体的维系,人与人的联结,时间的流动,在制作过程中的聚合、成型、扭曲、缠绕、断裂、还原、联结,指向了故事里具有相同特点的时间脉络与人物纠葛。

『口嚼酒』

口嚼酒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神性符号,它由少女咀嚼过的米酿造而成。宫水家族向产灵之神神体隐世进献的贡品,也是结的表现形式之一,是水、米、酒与灵魂的联结。将水、米经宫水家族传人咀嚼后密封发酵而酿成,存有制酒者的一半,也就是灵魂。服下口嚼酒的人即承接了制酒者的灵魂,将强制发生灵体交换现象。

『灵体交换』

两人的梦境扮演彼此真实现实的状态。灵体交换跨越时空,在梦境中,自身的灵魂操控对方的肉体,肉体的行为真实存在并作用于现实世界,梦醒后灵魂回归本体,自身关于操控肉体所作用于现实的记忆保留片刻后迅速消失,而自身灵魂对被操控的肉体则完全无记忆,只能通过第三方反馈得知。

『隐世』

也叫冥界,近邻糸守湖的远古遗迹,被宫水家族奉为产灵之神的神体。其形成或许与1200年前的陨石坠落有关。

『黄昏之时』

原文:「誰そ彼とわれをな問ひそ、九月の露に濡れつつ、君待つわれそ」
中译:「彼方为谁,无我有问。九月露湿,待君之前。」
出自『万叶集』第10卷,日语“你是谁”的语源,相传在黄昏之时,可看见非人之物,即不可见之人,一语双关。
暗示了在黄昏之时神体之上,会产生时空交错的结。在黄昏之时看见不可见的人之后,灵魂会回归本体。

『产灵』

土地的守护神,古语叫做产灵。
连接的丝线可以叫做产灵;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可以叫做产灵;
时间的流动也可以叫做产灵;
编织的绳结即是神的作品,体现了时间的流动;
将丝线汇集在一起编织成型、扭曲、缠绕;
有时又还原、断裂、再次连接;
那就是产灵、那就是时间。
与灵魂产生连接的都可以叫做产灵。

『万叶集』

言叶之庭的女主雪野辞去东京教职工作之后便回四国岛工作,而现片中在糸守町教书,其自最喜欢的万叶集也一再出现,这是诚哥给影迷的彩蛋。

【时空A】

三叶线:

与三年后的泷产生灵体交换,最初以为是梦,之后二人通过外在反应,都意识到不是梦,而是交换了身体,察觉灵体交换的事实,为了避免双方生活乱套,双方提出约束条件,并以Tips的方式记录对方在灵体交换时发生了什么。之后闹剧开始,直至小高潮,发生了一系列在时空A的故事。
三叶通过泷的身体帮美纪缝纫裙子划口,以及之后与美纪的约会。课间休息,敕使对于三叶反常的表现隐晦的说出了平行宇宙说。外婆跟四叶讲述着结绳的意义和历史,人与线之间的联系,产生的感情。三叶也表示出想离开这个枯燥无聊的小镇,去往大城市的想法,直至三叶的呐喊,来世想成为东京的帅哥,至此铺垫已经完成。
无法在进行身体交换的前奏,三叶清晨醒来莫名的流泪。暗示着已经没法在交换身体,也就是自己即将死亡。于是只身前往东京寻找泷,在电车上找到泷,因此时的泷还不知道三叶,所以三叶在下车前把发带赠予泷并告知名字。
之后回到糸守,可能因对方不记得自己,伤心的三叶剪成短发。傍晚与好友参加秋日祭,亲眼目睹了彗星分裂的陨石及灾难的全过程,时空A的三叶死亡。
(至关重要的一点,御神体内进贡的口嚼酒中还有三叶的一半灵魂。)

泷线:

电车上见了一个奇怪的女孩(三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却不认识对方。对方在下车前赠予了发带并告知了名字。而这个发带便是维系两个人羁绊的结。
三年后与三叶发生身体交换,最初以为是梦,之后二人通过外在反应,都意识到不是梦,而是交换了身体,察觉灵体交换的事实,为了避免双方生活乱套,双方提出约束条件,并以Tips的方式记录对方在灵体交换时发生了什么。之后闹剧开始,直至小高潮,发生了一系列在时空A的故事。
泷通过三叶的身体从外婆处了解到结、口嚼酒与隐世的含义,这是之后强制灵体交换的重要铺垫。孤落之时,外婆道出了真相(你现在在做梦吧)。
泷醒,断裂前的条件都具备,泷清晨醒来莫名的流泪。暗示着已经没法再与三叶交换身体,也就是三叶即将死亡。之后开始于美纪约会,在展会看到糸守镇的画,此时泷的心中所想的是三叶,美纪发现泷无心约会,最终约会已失败告终。在傍晚的时候泷拨打了三叶的电话,因为三叶已经死亡,所以,泷拨打的电话自然不存在。
之后泷开始凭借记忆把糸守画了出来,于是泷踏上了寻找糸守町(三叶)的旅途。无头苍蝇式的寻找一无所获,最终在拉面老板那得知糸守町。才想起彗星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到来,并在糸守镇造成了难以磨灭的灾难,时空A的三叶已经死了。并于彗星日死了,这点在遇难者名册中已经证实。
半夜,再次出现三叶的声音,泷骤醒,至此高潮开始。早晨泷独自一人前往隐世,喝下三叶的口嚼酒(三叶的一半灵魂),强制开启了灵体交换。这里泷说的时间倒退,实则不然,时空A的世界线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可改变的存在了。所以也就是说,这里是开启的是时空B的世界线了。泷绊倒的那一刻看到的彗星就是绳结(产灵)的体现,时空切换中(A→B),绳结连接着三叶的记忆。
泷的灵体进入到彗星到来的当天早上,于是就有了四叶看到三叶边哭边揉胸那搞笑的一幕,以及外婆一眼就看出此刻的三叶的肉身并非三叶本身的灵体。于是外婆告诉泷年轻时也曾有过的经历,并说明三叶的母亲也有其经历,这点是影响其父决定重点。
拯救糸守镇的计划开始,泷告知三叶的好友早耶香和敕使并开始一系列拯救计划。并告知父亲,其父认为是女儿的胡话,且看出了眼前的泷不是她女儿三叶。说服父亲失败。之后灵魂在黄昏之时返回本体,与短发宫水三叶相见交还结,并在宫水三叶手上写下“我喜欢你”。三叶在泷手上写上自己名字的第一笔时,黄昏之时结束,时空B三叶消失。泷第二天醒来记忆丢失,即便想起被遗忘的名字,三叶的死既成事实,注定无果。

总结:时空A的故事线,三叶的结、口嚼酒以及与泷的灵体交换是促成时空B产生的重要条件,而泷则是强制开启时空B的关键人物。


【时空B】

三叶线:

与服下口嚼酒的泷强制灵体交换,在御神体内醒来的三叶,看到小镇遗迹后回想起陨石坠落,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时空A的三叶),之后灵魂在黄昏之时返回本体,与三年后的泷想见,得到归还的发带并绑在短发上,泷在自己手上写上了“喜欢你”。之后在泷手上写上自己名字的第一笔时,黄昏之时结束,时空A泷消失。
随后由隐世返回糸守镇,在电站被炸,学校广播被叫停,候补计划失败后成功说服父亲广播通知居民避难,使居民无一丧生。其父相信三叶的关键原因就是,要么他知道其母年轻时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者是年轻时也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而在一起了,次要原因是外婆在场,因为外婆也是宫水家女性的经历者之一。于是时空B内的糸守町虽然被毁,但全镇的居民零伤亡转移成功。
片尾与片头首尾呼应,与泷于同向而行不同列的电车相见,并在石梯上对泷“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疑问做出积极回应,对方便是自己一直所追寻的存在。

泷线:

没有遇到三叶也没有收到三叶的发带; 初中的泷目睹了彗星的壮美景色,并对之后彗星陨石击毁的糸守却无一人伤亡的新闻异常关注,认为“似乎那里有一直在寻找的人”;
同好友司和美纪一同前往糸守遗迹,没有灵体交换的记忆,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与好友大吵一架后返回东京,这也有可能是时空B泷与美纪之间关系的转折;
泷刚毕业开始找工作,美纪已经订婚,美纪回忆起5年前与泷前往糸守镇的场景,并祝愿泷在不久的将来也要努力变得幸福。
之后在咖啡厅见到了早耶香和敕使,但这个时空下的泷跟他们并无交集。只是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片尾与片头首尾呼应,与三叶于同向而行不同列的电车相见,并在石梯上对三叶“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疑问做出积极回应,对方便是自己一直所追寻的存在。

总结:时空B的故事线,因时空A的泷强制开启。此时空下的泷跟三叶并无直接关联,但双方却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我好像一直在追寻着什么,寻找着某个人),最终同行不同列的电车上邂逅,确认对方便是自己一直所寻找的……那个人,并在最后的石梯上得到确认,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疑问做出积极回应“你的名字是?”。


世界线在彗星来临分裂前一直在两个平行世界交汇并行着,直至彗星来临并分裂时,至此两个平行世界开始分开,就是分节点的关键。这里是全片中用的最妙的手法,结、产灵、彗星、隐世、平行世界无疑都结合到了一起。

黄昏之时,重逢之时,跨过时空,跨过生死,也要来见你一面,3年前的我无法回应你,3年后的我来拯救你,最忘不掉的人,是你,即使忘了你的名字,我依然会寻找你,我们都是一样的吧,重逢之时,四目相对,便绝不会擦肩而过!



  • 分享
  • 喜欢